universe_

尤尼
努力码字不拖延

two days

东京的四月经常是适合晒被子的好天气。

但这对于荒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因为他快迟到了。被蹬得快要起飞的单车在时间的眼里依然慢得像只乌龟。偏巧此时他被人叫住——

“早上好啊,荒”

荒一肚子哪个混蛋耽误我时间的闷气在看到那人的一瞬间放了个精光,小心的咧出一个微笑。

“你好,一目连先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目连×荒  现代paro  含大量推理情节  甜哒✔️   


一、

早晨意料之中的迟到了。

荒咬着笔,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课,脑海中突然跳出一目连的样子来。今早他正在给门口的花浇水,长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一只眼睛。笑起来轻轻浅浅,整个人温和而又无害。

那个人是前些日子搬来这边的,住在电车道边空了很久的独栋里。荒每天上学都会经过他家,便眼见那个杂草丛生的园子一点点搭起架子,夏天那些藤蔓开起了花,香味传的很远很远。

种什么像什么呢,荒这样想着。


下课铃终于响了,荒被一帮人呼啦呼啦围在了中间。

“听说铃木的狗丢了呢。”

“不会吧,他们家猫不是才刚丢过的吗?”

“反正肯定又是被他妈妈卖掉了吧。”

“是啊,不过真亏荒能凭冰箱里猫粮的数量推理出妈妈早就知道猫不在了呢!”

“对了,隔壁班的上田好几天都没来上学了,说是病假什么的,不过也有传闻说她家闹鬼哦。”

“我也听说了,据说如果你盯着那个房子看,就会听见哭声掺杂着尖笑声......想想就吓人。”

“荒,荒,你最近又破了什么案子吗?”

一直没做声的荒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虽然承认自己毫无建树让他很不爽,不过最近确实平静得有些无聊,他都没办法向自己的“贝克街小分队”炫耀光辉事迹了。

荒作为川端高中侦探社的社长,大到找猫小到寻狗,也是破获过数起案件的名侦探。至少在川端高中,荒算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走廊里侦探社的宣传海报挂了很久,至今也没有收到新的入部申请。侦探社依然只有荒一个人,兼任社长副社经理多项职务。

你问贝克街小分队?他们只是一群爱好八卦的人罢了,除了荒沾沾自喜地把他们当做麾下大将外,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封号。

二、

荒坐在麦当劳里吸溜着被冰块稀释了的可乐。直到没有什么液体可以吸了,他才终于松开嘴,下定了决心。

今天听见的杂七杂八的事里,有一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曾经见过隔壁班的上田被几个女生推搡进女厕所,随后里面传来压抑的哭声和得意的嗤笑。小打小闹的校园欺凌荒见得多了,也没有能力逐个解决。但是影响到对方整个家庭不管怎么说都太过分了一些。

捏着从隔壁班女生那里打听来的上田家地址,荒在一座老旧的公寓前停下了脚步。公寓外墙的墙皮脱落了大片,入目是斑驳的灰色,整栋二层小楼死气沉沉,仿佛要把荒吞噬。

二楼一共只有三个房间,203室是最远离楼梯的那一间,走廊采光极差,连带着空气也污浊不堪。

荒按下了门铃,没有人应答。再按一次,还是没有人应答。荒又试着敲了敲门,门没有上锁。

“你好!”

荒轻轻地推开一道缝,打招呼说。

“上田同学,在家吗?”

没有人回答,空气里漂浮着一股下水道的臭味。荒推开了门,借着走廊里微弱的光亮可以看见一个人仰面倒在地上,那股臭味一瞬间放大了好几倍,荒感觉全身冷得要命,一阵又一阵的颤栗和晕眩侵袭而来。

“上...上田同学,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荒努力张开嘴,上田仍然一动不动。

三、

一目连先生今天也如沐春风。

连带着整个警视厅·总务部·通信管理中心都元气满满。

可是工作实在太繁重了呀,刑事们看着泡茶的一目连警视,内心充满了OS:说好的身先士卒呢一目连大人!

叮铃铃铃铃铃——电话铃声不停地响起,新人巡查般若把眼神从上司身上扯下来,没好气地接起了电话——八成又是报假警。

“诶!!!!!你说杀人————!“

”哦,好的我知道了,嗯,马上就会过去,请你千万不要离开。谢谢配合。”

一目连走到明显过度亢奋的般若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警视!据报案人描述!练马区一处民宅内有人死亡!请允许我迅速调动搜查一课前往!”般若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仿佛有火花迸射出来。

......又不是你自己去现场你激动什么。一目连心里觉得好笑面上却不显,绷着脸点了点头。也许是风和日丽,坏人们都跑去看春樱了的缘故,最近东京的治安十分良好。

这次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事吧。唔,茶泡好了呢。


————————————————————————

能读到这里的话真的拜谢~

作者第一次写东西,不太会写。欢迎批评。请鞭策我吧,啊~

最近三次忙到炸裂,我码字又很慢orz

不过我会写完哒,因为大纲都写好了怎么也要完成【握拳

评论(3)

热度(50)